nba直播jrs直播-破解版

主页 > 产品系列 >


刷量获刑!给“饭圈”竞赛划好“圈”两会代表

时间 2021-03-19 10:20

  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相当于每3名微博用户中就有1人转发——这样刷出来的流量属实夸张。近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发布的一起非法软件刷量案的一审判决书,引发全网关注。

  粉丝应援明星早已从线下转为线上,并且由于线上应援方式更简单、更有效,粉丝更愿意“花钱买效果”,各种线上打榜就让一些人看到了“商机”。从2018年1月至2019年3月间,蔡某某在未获得授权的情况下,自行开发名为“星援”的App,游走在“灰色地带”制造流量,获取利益。

  这款App提供“刷流量”服务,“主战场”是明星效应最明显、最热闹的新浪微博。通过这款App,用户无需登录新浪微博客户端,即可实现自动批量转发微博的“轮博”服务。据了解,截至案发,该软件已有用户使用19万余个控制端账号登录,前述控制端账号绑定微博账号5000余万个,蔡某某违法所得共计人民币625万余元。

  据北京市丰台区法院公布的判决书显示,蔡某某于1995年5月30日出生于福建省泉州市,大学肄业,系泉州市星援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

  近年来,线上应援已经实现了竞赛状态——在各大互联网平台,粉丝的参与度和存在感越来越高,“饭圈”的粉丝群体出现了组织和架构化的体系。管理者通过集资开展应援活动,其中包括普通的日常集资,买会员买号氪金的赛时打榜集资,以及准备线下见面会的活动集资。

  例如,一次生日会的集资约40万~50万元。集资大部分用于明星本人的生日礼物,礼物通常是奢侈品或潮牌商品。由“站姐”飞去韩国或免税店购买,有时是找代购,然后统一送到艺人公司。

  无论是重金购买生日礼物,还是打榜集资时粉丝大批量买号冲击排行榜,日常“轮博”(即用许多小号重复转发某条微博)让自家偶像看起来受欢迎程度高,抑或购买地铁甚至海外主要城市商业街上的大屏广告为艺人打call,粉丝在做的无非是给艺人们制造流量和相对应的商业价值,助推自家偶像成为“顶流”。

  而在做数据、购买产品、控评等过程中,难免出现一些所谓的“大粉”、“站姐”靠此赚钱,更有一系列“代经济”模式出现,让一些灰色产业有了空间。

  饭圈文化、网络流量、被重塑的娱乐圈商业模式,社交网络的逐利冲动……这些在日常生活中常常引发讨论的热门现象,也成为了今年两会代表委员们的关注重点。

  全国政协委员、柳州市检察院副检察长韦震玲提出“重视整治粉丝文化乱象”,她建议,明星粉丝后援会应该在民政部门登记,明确责任,规定权利、义务,“能组织做什么活动,是否能够筹集经费,在哪个层面筹集,必须按照相关规定登记备案,依法开展活动、接受年检。”

  全国人大代表宋文新认为,私生饭、粉圈互撕等行为属于“无底线追星”,饭圈经济或者粉丝经济如果超出边界,要进行大力整顿。谈到“饭圈文化”和未成年人“偶像观”的养成,她说,良好的偶像对于未成年人的成长有非常重要的作用,理性的崇拜偶像,可以帮助未成年人“扣好人生第一粒扣子”。

  全国政协委员冯远征也谈到,希望能够正确引导饭圈文化,特别是在中小学生当中。饭圈文化已经不是简单的喜欢一个明星,而是变成了一个产业,应有规章制度。

  3月8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上公布的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报告提及,2020年最高法的主要工作包括审理手机应用流量劫持案,惩治网络流量造假,决不让网络空间成为法外之地。

  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报告起草组就报告内容答记者问时也表示,法院积极促进网络空间道德建设,依法惩治网络流量造假、流量劫持等谋取不正当商业利益行为,维护公平竞争市场秩序。

  全国政协委员巩汉林表示“从艺术层面来讲,流量不等于质量”,他认为演员、流量明星、红人应该合理配置,找准艺术定位。

  此外,全国政协委员、重庆静昇律师事务所主任彭静也连续几年带来与数据竞争相关的提案。今年在一份《关于加强互联网平台企业数据竞争规则》的提案中,她建议针对不同类型、不同技术经济特征的互联网平台,分类设计监管机制和模式,实现分层次精准监管。

  不久前,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发布《演出行业演艺人员从业自律管理办法》,首次明确规定演艺人员应当自觉遵守的从业规范。根据办法,“劣迹艺人”将受到协会会员单位1年期限至永久期限的联合抵制,且须在联合抵制期限届满前3个月内提出申请,经同意后才可继续从事演出活动。

  全国人大代表、编剧赵冬苓已经连续两年提出关于“劣迹艺人”的相关建议。她表示:“出了问题,艺人应该承担后果,这是无可厚非的。但对他们的惩戒应做到有章可循。比如,受其牵连的作品及背后资本的风险应在可控范围内,受他们影响的作品是否可以进行索赔或采取其他补救措施。”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音协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韩新安提出,要制定约束性规范,特别要对违法违规、失德失范的边界以及惩戒标准进行细化和量化,比如说根据艺人不良行为的性质和对社会造成的不良影响分级惩戒,做出市场禁入的负面清单和时间表,这样既保证对违法违纪、失德失范从业者作出应有惩戒,同时也能避免“一棍子打死”的争议。

  因为相同的喜好,一些人聚在一起成为小圈子。若是单纯的偶像崇拜并没有问题,但渐渐地有些不和谐的声音、极端的行为超出界限,用重复低质的内容填充各个平台,用简单粗暴的方式区分异己,游走在“灰色地带”制造流量,获取利益。

  但好在国家政府部门出台了一系列措施,开展了一系列治理行动,对相关媒体平台、艺人以及经纪公司进行约束与规范。

  “饭圈”这个“圈”,需要圈住原则、圈住底线,只有当“挣流量”变成“正能量”,才能帮助未成年人树立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肩负起传递正能量的社会责任!

上一篇:为环保出力!2018中国水泥行业超洁净排放研讨会 下一篇:益生菌可有效对抗沙门氏菌